新冠病毒危機下的正能量

 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:在中國國內,無論是傳統媒體,還是網路上的社交媒體,似乎都講究要有正能量。特別是傳統媒體所起的作用要求其是對社會有正面的引導作用。關於這一點,國外媒體的指責有很大不同,國外媒體所起的作用更主要的是監督和批評,所以,他們披露出來更多的負面消息和社會陰暗面。我想這樣的差別主要跟各國的國情有關。                   儘管如此,通過國內外的媒體報導,我還是看到了很多令人難忘的疫情下的側面報導。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武漢疫情肆虐的時候,來自全國的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奔赴武漢醫療現場,當時武漢的情況緊急,特別是防疫初期,口罩防護服嚴重不足,造成大量醫護人員感染上病毒。這些醫護人員明知自己有感染的可能,仍然義不容辭奮鬥在第一線。堪稱可歌可泣。                   在國外,愛爾蘭的醫護人員嚴重不足,曾經是醫生的巴拉克總理毅然決然地穿上白袍,重操舊業,每週利用一天時間去醫院參加治療病患。              在瑞典,卡爾・飛利浦王子的夫人,索菲亞王妃親自去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的醫院為醫生和護士做義工。這些人堪稱身居高位,但其所作所為可以説是想國家之所想,急國家之所急。用范仲淹的話説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。                美國紐約一個醫生下班開車回家,可能是歸心似箭,亦或是因為封城路上車很少,不知不覺中車速超過了最高限速,被警察攔下。當警察檢查了他的駕照,知道眼前的這位是個醫生,警察回到自己的警車,拿了警局發給自己的一包口罩交給醫生,沒有開罰單,舉手敬禮説:您可以走了。看到這個事例,我自然地覺得哪怕是執法也應該講一點人性。              我生活在日本,所見所聞自然更多一點。             在日本,居民扔垃圾是要嚴格分類的,且每天扔什麼垃圾有嚴格規定,特別是生活垃圾都是要裝進塑膠垃圾口袋才能扔。一天,東京某地的清掃員在回收垃圾時,發現垃圾口袋上用透明膠布粘著一封信,打開一看,上面寫著:「回收垃圾的諸位,辛苦了。對你們,我們從來都心懷感激,眼下新冠病毒傳染不斷擴大,希望各位多加小心,保重身體!」負責回收垃圾的清掃員應該説回收垃圾是他們的本職工作,且在社會上算不上身居高位,但一個和諧社會的的確確需要有起碼的良知和人與人之間的尊重。